原配周氏:包办婚姻下的牺牲品洞房花烛夜丈夫却拒绝同房

时间:2021-11-22  点击次数:   

  在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中,因为种种原因,有过多次婚姻的人并不在少数。其中,的感情经历也十分坎坷,先后有过六段婚姻,这在《年谱》中也均有记载。

  不过,关于的结发妻子,资料非常少,世人甚至连她的姓氏和名字都不知道,生前也几乎没有和他人提及过她的生平和经历,以至于许多人都以为革命烈士何宝珍才是他的原配。

  但事实是,何宝珍是的第二任妻子,在这段婚姻之前,和那个年代的多数青年一样,曾有过一段“包办”婚姻。

  虽然是共和国开国元勋,但出生和成长的年代,封建思想依然弥漫在中华大地,所以许多领导人都曾有过包办婚姻的经历,包括毛主席也如此。

  毛主席在14岁时,由父母做主为他娶了一位20岁的女子,这在《毛氏族谱》中也有相关记载。

  后来人们知道这位女子叫罗氏,还是当地一户富裕人家的女儿,按照毛主席父亲的想法,两个算是门当户对。

  不过,当时毛主席因为读了许多新思想的书,已经有了去外地求学,一展抱负的决心。对于这段婚姻他虽然参加了仪式,但并不接受,甚至没有和罗氏同房,父母亲也毫无办法,对于这位罗氏的遭遇,毛主席只能说“深表同情”。

  和毛主席一样,在走上革命道路前,母亲也曾为他娶了一位女子。那么,的原配到底是何人?她最后的结局又如何呢?

  1898年,出生于湖南省宁乡县的一户农民家庭。此时的中国正处在水深火热中,内有封建势力的腐朽统治,外有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瓜分。

  民族危难之际,有人思想麻木混混度日,有人则励志报国,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写民族的命运。在那个“民智未开”的时代,有一部分却已经“先天下之忧而忧”,看着动荡的祖国,贫苦的民众,他们愿意成为先行者,寻求一条新路。

  1906年,开始进入私塾读书,因为家境不富有,为了克服学费等困难,在读私塾时一直转学,求学经历也很坎坷。

  1912年,是思想发生重大转变的一年,这一年在外从军的二哥带回来一本介绍辛亥革命的小册子,彻夜读完了这本小册子,整个人都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此时他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因为思想受到新思想的冲击,剪掉了自己的鞭子,以此来表示自己对清政府的不满和对辛亥革命的拥护。

  剪辫子只是第一步,越发对封闭、单调的农村生活不满,他决心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投入时代的洪流中。

  对于的选择,父亲是支持的。于是在1913年,宁县县第一高等中学,开始正式接受新式教育。

  腐朽的清王朝终于走到了尽头,中华民族进入了民国时代,当时军阀割据,有人为民族危亡到处奔波,有人则想趁着动乱时刻最大化地满足自己的私欲,袁世凯就如此。

  为了满足自己当皇帝的梦想,袁世凯既然倒行逆施,不惜出卖国家利益,走上了“复辟”之路,这一举动引发了国内爱国人士和热血青年的强烈不满,进而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斗争,还是学生的就是众多反对者之一。

  和周恩来一样,在中华民族救图存亡的关键时刻,青少年时期的就立下了要拯救民族于危难之中的伟大理想,他是如此说的,也是如此做的。

  武力救国思想的遍布全国,受其影响立下了“投笔从戎,以武救国”的远大抱负,随后考入了长沙陆军讲武堂。

  次年,陆军讲武堂正式开学,带着希望和对革命的憧憬走进了校园,也是在这一年,其母自作主张为安排了一门婚事,对方就是在历史上记载并不多的周氏。

  周氏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封建女子,她出生年月不详,不过周氏的出身并不俗,她是当地种田大户人家的女儿,但因为当时封建思想尚存,虽然家境不错,但周氏并没有得到上学读书的机会。

  周氏自幼接受的教育就是,长大以后要嫁人生子,侍奉公婆,所以说在接受新思想教育,要用行动挽救危难中的祖国时,周氏想的就是如何成为一个让夫家满意的“贤良淑德”的儿媳妇。

  尽管周氏没有文化,但她长得眉清目秀,而且会女红,能干农活,这样的女子自然很受旧式大家长的喜欢,娶回家绝对是过日子的能手。

  的母亲也是典型的封建妇女,她对革命、自由一无所知,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子可以回到自己身边,安安分分地过日子。

  在刘母看来,只要给儿子娶了媳妇,他自然就不会想着读书革命的事儿了。于是,当带着革命理想,在长沙努力学习时,其母却在家给他张罗起婚事了。

  刘母看中了周氏的能力和品德,觉得她一定会成为儿子的贤内助,将来在外挣钱养家,她可以管理好家里的一切,随即托人到周家说媒。

  年轻时的长相英俊,又是当地少有的在外读书的知识分子,这样的人自然前途不可限量,所以当媒人上门提亲时,周氏父母双手赞成,周氏完全没有主意,只要父母觉得好,她便无条件顺从。

  随后刘母开始安排订婚事宜,因为怕反对,所有定亲的流程都是其兄长代劳,因为婚礼筹备得非常顺利,一心闹革命的对家里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临近婚期时,刘家以刘母病重为由将在外读书的骗回家中,看着家里家外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心里是有苦说不出,此时他也是骑虎难下,为了孝敬母亲只能配合他们走这个流程。

  结婚当日,当周氏的轿子到了刘家时,隔着老远就能听到鞭炮声,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大喜事,唯有心里无比失落。他在众人的起哄中和周氏完成了拜堂仪式,虽然是新郎官,可他好像局外人。

  新婚当晚,宾客散去,决定向周氏摊牌,他很直接地告诉周氏,自己对这段婚姻不满意,他跟周氏讲革命、讲自由,可周氏听得一头雾水。

  讲到最后,对周氏说,希望结束这段婚姻,并劝周氏返回娘家。可最终失败了,周氏很坚定地说,你可以去上学,去追求你口中的革命,但我绝对不会离开刘家,就在家里照顾母亲,尽一个媳妇的本分。

  见劝说无用,也无可奈何,那一晚他做了一夜板凳。次日,不顾母亲的阻拦,就急匆匆地返回了学校,这一走就是六年,从此以后和周氏再无瓜葛。

  临别前,周氏向提出了一个要求,将来你有儿子了,送给我一个,给我养老。

  看着这位封建婚姻下的牺牲品,心里充满了同情,于是他点头答应了周氏的要求。除此外他还将自己名下的30亩地留给了周氏,算是一种补偿,也让她后半生的生活有一些保障。

  自从走后,周氏就在刘家当起了媳妇,她独守空房,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孤独的夜晚。而在外的,已经开始了自己的革命征途。

  儿子出生后,跟何宝珍说了周氏的请求,而且当时斗争形势恶劣,他们夫妇四海为家,将孩子带在身边确实不方便,虽然心有不舍,但何宝珍还是同意了的建议,将长子送到其老家,交给周氏抚养。

  刘允斌的到来,无疑给周氏的生活带来了一丝乐趣和希望,她的精神也有了寄托。此后周氏带着刘云斌,依靠留下的30亩地生活。只可惜在1930年时,周氏就因病去世,年龄大概只有三十几岁。

  作为开国元勋的原配夫人,周氏在历史上留下的笔墨寥寥无几,虽然她对感情、对婚姻忠贞不二,只可惜她的“丈夫”并不是封建男子。

  是接受过先进思想教育的革命者,他本身就反对包办婚姻,反对万恶的封建陋习。虽然他被迫娶了周氏,也认可她的贤淑和品德,但他们终究是两个轨道上的人,注定不会举案齐眉,白头到老。

  尽管不承认这段婚姻,但他对周氏也算有情有义,给她留下地产,保她生活无忧,同时将长子过继给她,既完成自己诺言,也让周氏的生活多了一份希望,让她不幸的人生多了一份寄托。

  可怜的周氏,来人间走一趟,却只经历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当然这不是造成的,是封建包办婚姻毁了她一生,可悲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