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萝莉的神猴大叔》:善良才是永恒的信仰

时间:2022-01-13  点击次数:   

  “信仰是没有国土和语言界限的,凡是拥护真理的人,就是兄弟和朋友。”亨利.希曼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

  由阿米尔.汗指导,萨尔曼.汗主演的《小萝莉的神猴大叔》就是这样一部用善良跨越国界、种族、宗教信仰的影片。片中,虔诚信奉哈努曼神的印度青年帕万经过千难万险将意外和母亲走散的萝莉沙希达送回巴基斯坦父母身边。

  上映几年来,这部在豆瓣评分依旧高达8.4的影片,像一根针一样戳破了物质贫穷、宗教信仰,国家冲突,成功扎向了人们最柔软的地方,并告诉人们善良和爱永远超越国界、宗教,因为它本身就是最大的信仰。

  虽然已经是第二次看此片了,但依旧全程飙泪。为沙希达一波三折的命运、为帕万的虔诚和固执、为拉茜卡对所爱之人的信任、更为两国人民跨越国家冲突、宗教分歧和种族偏见对善良和爱的拥护坚守。

  直到六岁还不会讲话的巴基斯坦小女孩沙希达,在母亲带其到印度祈福的返程途中,因铁路维修,趁母亲熟睡独自下火车救掉在坑里的小羊,却被突然启动的火车丢弃在暗夜无边的草地上。拼命追赶火车无果的她又错搭与家乡相反的列车到了印度。

  在印度德里,她遇到了帕万,一个信奉哈努曼神至纯、至真、至憨近愚的人。但沙希达仿佛能穿透人性本质的双眼一眼便锁定了人群中的帕万。此时,不同国家,不同宗教的两个人像被无形的磁铁吸到了一起。

  虽然帕万寄居在岳父家,没有稳定的工作,而且正在为迎娶心爱之人攒钱买房,但却义无反顾的将沙希达收留,并下定决心要为她找到家人。

  可是团圆之路何其艰辛。当发现沙希达是伊斯兰教时,帕万也内心矛盾斗争,但最后还是善良战胜了宗教不同的鸿沟。

  经过种种艰辛,深夜终于到达巴基斯坦的帕万误入清真寺睡了一晚,清晨发现误入此地的他像亵渎了自己和对方信奉的神一样,瞬间慌乱无措逃跑。

  清晨到清真寺上班的阿訇让他再次进去时帕万说:“我不能进去,我不是穆斯林。”阿訇直言:“不是穆斯林怎么了?清真寺欢迎所有人,所以清真寺从不锁门。”一句话将宗教之间原本存在的所有间隙一一化解。

  为了避免他们被警察追,阿訇骑摩托车送他们到下一个目的地。离别时阿訇用双方信奉的宗教祈福语说:“罗摩神万岁!真主保佑!”再一次把宗教之间的沟壑填平。用实际行动告诉帕万,在善良面前,所有宗教都是相通的。

  宗教是传达世间善良和美好的介质,当所有人内心的善良都不谋而合的时候,他们之间就没有明显的区别。

  此时,无论是伊斯兰教还是罗摩教,他们所要做的都是传达善良,他们的信仰就是善良。

  好的爱情是能让彼此成为更好的人。帕万的爱情就是这样,他和拉茜卡的结缘像是命中注定。在公交车上执至近愚的他为了几元零钱固执到让拉茜卡以为是神经病。

  当他来到父亲临终前嘱托的朋友家时,神奇的发现拉茜卡竟是他所要寄居长辈的女儿。虽然他一无所有,但爱情还是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当拉茜卡的父亲知道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了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时,这个外表彪悍的父亲竟然没有棒打鸳鸯,而是给帕万定下了攒钱买房的目标。

  同频的人无论迟早总会相遇。拉茜卡不仅是帕万同频的人,更是帕万在善良道路上的助推剂。

  当帕万发现沙希达在伊斯兰教祷告怕被岳父发现内心矛盾斗争时,拉茜卡冲到前面说:“不能把沙希达一个人留在清真寺。”并不顾宗教区别,义无反顾的带她回了家。这一举动激励了内心矛盾的帕万,让他更加坚定了送沙希达与父母团聚得决心。

  当他为送沙希达回国,拿出自己积攒买房子的钱时,拉茜卡也将自己的钱悉数拿出,告诉他就算是神也不能把他们分开。这句话像一剂定心剂将帕万再一次推向了前进的道路。

  拉茜卡不仅是他同频的所爱之人,更是他心中的一束光,是除了哈努曼神之外指引他成为真正猴神、真正英雄的一束无法撼动的耀眼之光。

  正是因为他的善良和执着,才让对伊斯兰教抱有偏见的岳父一次次妥协一再的退让。即使他用买房子的钱送伊斯兰教女孩和家人团聚,也没有横加阻拦,还在最后携全家到边境迎接英雄回国。

  也正是因为他的善良,更坚定了拉茜卡深爱这个一无所有又固执近愚的人。她不仅看到他的善良,成全他的善良,还将他捧到了真正神一样的位置。

  军令如山。这句话一针见血的指明了军令的不容置疑性和服从性。影片中的帕万却向神一样,一次又一次的打破了军令如山的禁令,弱化了军令的绝对服从性,几次从边防官兵眼皮底下越过国界。

  难道他真的是神吗?不是,是善良的本性赋予了他超常的能力,帕万带着沙希达过了边境,偷渡带领者让他尽快离开,因为被发现就会直接枪毙。他固执地立在原地,一定要等边防官兵来征求同意,这种看似愚蠢的行为连六岁的沙希达都看不下去。但他要光明正大越过边界的意志坚如磐石。当边防官兵被他的固执触动,用隐射语同意他过境,他却依旧强调他是哈努曼神的信徒,不能做偷偷摸摸的事,一定要官兵说了同意才肯过境。即使被暴打仍然善良不变,执着不变,初心不变。最后,在他一再地坚持下,官兵说了同意。

  返回时,边防官兵更是公然违令,并说:“我有命令在身,不能让一个人越过边境,不过我们势单力薄,你们人多势众。”在众目睽睽之下士兵打开大门,位列两边站立,不像是对待偷渡者的礼遇,更像是在为善良、正义和无所畏惧的勇士站岗。

  国界两边是两国的人民,此时他们心中没有国界区别,没有宗教分歧只有眼前这个无所不能的猴神。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毙于风雪。终于完成了使命的帕万,在两国人民共同见证下走向了自己的国土,这蹒跚的每一步像敲在两国人民心上的钟声,厚重悠远。

  而此时,出生六年一直未曾发过声的哑女沙希达,用天使般的声音喊出“叔叔,罗摩神万岁!”的时候,其实就是在为看似不同宗教实则为共同的信仰发声,而帕万的那句“真主保佑!”更是呼应了不同国家、不同宗教人民的共同心声。

  如影片中所说“我们两国人民希望我们的孩子在成长中沐浴着爱而不是仇恨,一起结束这段仇恨。”他用一己之力燃气了两国人民对久埋于心的和平渴望,共同谱写了这一历史时刻。

  他是血肉之躯铸就的神,他用近乎愚蠢的固执坚守着自己的善良,感化了一心被名利困扰的记者,放弃出名为其在大街上发布报道;感化了毕生以宗教为宗旨的信奉者送其避难;感化了唯军令是从的警察和边防守卫者为其让行;感化了千千万万的两国普通民众“合谋”为其偷渡。他使宗教分歧让了路,使军令如山让了路,使国家冲突让了路。只因他有一张王牌通行证——善良。

  平凡铸就伟大,英雄来自人民。他是印度人,是哈努曼神的信奉者,更是两国人民的和平使者。

  他用实际行动向世人证明,虽然国家有边界,但善良无边界;虽然人民有国界,但善良无国界;虽然军令如山,但善良是比军令更不可撼动的大山。